感悟西藏

西藏是一個全民信教的民族,所以藏傳佛教成為其文化的核心。在這里,佛教不僅是佛堂里的朝拜,而已經成為了日常生活和存在的方式。無論是在寺廟旁,還是在街道邊,或者在山路上,都能見到或朝拜,或轉著經筒的人。書中記錄了作者這樣一段感受,住在大昭寺旁,早上6點,天還未亮,已經有了轉經的人流。而在晚上12點,還能聽見藏民朝拜時兩木撞擊的聲音。無論何時,寺廟旁都不乏磕長頭的人群,這樣的朝拜方式,讓我真正體會到什么叫做頂禮膜拜。那樣的虔誠,讓我深受感染,那一刻,真正感覺佛就在心中。

藏民日常的行為方式也體現著宗教的意味,在嘎則寺,一個藏民帶著孩子來找活佛治病。孩子腳上長了類似皰疹的瘡,活佛看了,念念有詞,藏民感謝著走了。我并不相信這樣的咒語能克制病魔,但有時心的力量給人帶來的潛意識至少能減少對病魔的恐懼,也從側面反映宗教在藏民心中的力量。這時更能體會為什么西藏有那么多的佛龕,壁畫,白塔,經番。這些器具時時提醒人們佛主的存在,讓人隨時隨地修心。在一種虔誠簡單的膜拜中,佛教深入到每個藏民的骨髓。

感悟西藏

在西藏的每一個地方,寺廟既是精神中心又是物質中心,圍著寺廟的轉經道理所當然的成了當地最熱鬧的地方。當然寺廟也是西藏人舉行各種重大節日的地方,藏歷新年、傳昭大法會、酥油花燈節、江孜達瑪節、拉薩雪頓節、驅鬼節等等,他們通過各種儀式來表達對傳統的敬畏,盛裝到附近的寺廟或朝拜、或唱歌、或跳舞;祈福、轉經、磕長頭,他們懷著對自然的敬畏經歷著一段段漫長的心靈旅程。他們敬畏高山、敬畏湖泊、敬畏森林,他們接受生活本來的樣子,不留戀世界的瞬息萬變。人們總是不大珍惜太容易的獲得的,人們需要一種儀式感很強的行為,來讓自己的心靈平靜。

感悟西藏

說起西藏的人,我不得不想起他。那一夜,我聽了一宿梵唱,不為參悟,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。那一月,我輕轉過所有經筒,不為超度,只為觸摸你的指紋。那一年,我磕長頭擁抱塵埃,不為朝佛,只為貼著你的溫暖。那一世,我翻遍十萬大山,不為修來世,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。這首詩是我對他最初的印記,倉央嘉措,傳說中多情的六世達賴,他雖貴為西藏之王,卻有著一顆不避世俗的心,他是一個“異類”,被稱為“世間最美的情郎”,他向往自由、愛情、人世之樂,他敢于突破世俗追求真愛;他是一朵奇葩,寫了許多流傳至今的詩句和情歌。

感悟西藏

西藏人活的特別率性,基本上沒有人記得自己的生日,他們只記得大事件,并以此作為孩子出生的標志,生活之外,體會的是寂寞,是孤獨,他們用最原始的方式叩拜、祈禱,只為心中與生俱來、堅不可摧的信仰;望著莊嚴雄偉的布達拉宮,望著神圣的哲蚌寺、色拉寺的時候,望著巍峨的念青唐古拉山的時候,他們的心會變得安靜下來,心里沒有一點點的雜念,什么也不會想。